起点小说网 一念永恒 正文 第564章 有缘的一对人……

正文 第564章 有缘的一对人……

目录:一念永恒| 作者:耳| 类别:武侠仙侠

    ♂

    蛮荒很大,具体多大,很少有人能说出具体,可几乎每一个对这世界有所了解的修士,都可以说出蛮荒的大概大小。

    因为这片世界,如果是一个圆圈的话,中间是通天海,四周蔓延出四条大河,那些支流也好,溪流也罢,又或者是末游,都如树枝一眼,顺着四条大河去展开。

    通天河所在的地方,就是通天的世界,而通天河无法蔓延的地方,占据了这圆圈几乎一半区域的位置,那里……就是蛮荒。

    这是一种说法,还有一种说法,是长城外,皆为蛮荒!

    通天世界内,四条大河中间的区域,都有长城,这四段长城,如同大门,锁死了蛮荒的同时,也封闭了通天世界。

    如果能站在一个足够的高度,低头去看,可以看到,这四段长城,连接成为了一个巨大的圆圈。

    仿佛大小两个圆圈套在了一起,如两个同心圆,内圈,是通天世界,内圈与外圈之间的区域,则是蛮荒,所以,从理论上来说,绕着蛮荒走一圈,只要可以成功通过,那么就不需要通天海的航行,去到东西南北任何一条河脉所在。

    而此刻,在这蛮荒的深处,一片未知的区域里,有一处似乎没有边际的丛林,丛林无比茂密,放眼看去,无数参天大树,其树冠几乎都连接在了一起,能将阳光分割的支离破碎,散落在树冠下,这片弥漫了腐烂的沼泽之地。

    整个蛮荒,如这样的丛林,多不胜数,这里虽没有通天河的灵力,可对于万物生长,没有丝毫影响,甚至仿佛是少去了某种束缚,使得蛮荒中的草木也好,土著也罢,在身躯方面,都极为粗壮。

    在其中一颗大树下,这里四周有大量的白骨,还有一些飞鸟的毛发,以及被啃咬后的碎骨……在这堆骨头的中间,靠着大树,坐着一个人,此人头发脏乱甚至有些打结,正不断地撕扯手中的鸟兽之肉,向嘴里不停的塞着,发出阵阵咀嚼的声音,这声音在这静谧下显得很可怕,仿佛此人已饥饿到了极致,生肉都无所谓了。

    且看着四周的兽骨,显然这个家伙,这一顿饭,吃下的数量实在太多,十分恐怖……

    而在不远处,另一颗大树下,竟有一具尸骸!这尸骸躺在那里,似死亡了数月之久。

    尸骸已经腐烂了好多,样子有些看不清了,不过从衣着去看,似乎是一个修士,且其旁还有一个储物袋。

    活着的,正在疯狂啃咬肉食的,是白小纯。

    死去的那个人……白小纯也想知道他是谁。

    两个月前,在一个雷雨交加的夜里,白小纯被传送到了这里,处于重伤状态的他,挣扎的爬到了这颗大树下后,用最后的灵力,勉强的取出了受损的永夜伞,插在了旁边,凭着此伞的威压,来保护自己后,他就失去了一切力气,只能躺在那里,一动也动不了。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他看到了在不远处,那颗大树下,躺着的一个青年,这青年当时还没死,他目瞪口呆的看着白小纯,似乎觉得不可思议,又觉得匪夷所思,二人无力说话,只是大眼瞪小眼,看了半晌后,这青年却脑袋一歪,就这么的死了。

    他这么一死,白小纯也吓了一跳,紧张起来,可惜身体无法移动,虚弱的感觉浮现全身,而心绪的波动,使得这疲惫加剧,于是昏迷过去。

    醒来时,已是七八天后了,可惜身体依旧无法移动,这一次他的伤势,实在太重说是重伤濒死都不为过,且这里的灵力枯竭,白小纯想要恢复,需要的时间更多不说,就连储物袋也都没有灵力暂时无法打开。

    在他的四周,还存在了不少的野兽尸体,这些尸体,白小纯记得昏迷前是没有的,显然是在他昏迷的这几天,这些野兽靠近后,被永夜伞的威压震死。

    同时,另一颗大树下那青年的尸体,也因此被保存下来。

    “好在我拿出的是永夜伞,不然的话……估计我醒来时,会看到自己在被一口口吃掉。”白小纯苦着脸,心底叹气,看着天空发呆,心中满是悲愤。

    “想我堂堂万夫长,却落到了如此地步……红尘老女,总有一天,我要让你知道你家白爷爷的厉害,还有陈贺天,我和你绝不两立!”

    “唉,这一次伤势太重了……”白小纯想要哭,越想越是悲愤莫名,他脖子不能动,只能眼珠子四下乱看,看着这里陌生的环境,他就心头担心的颤抖。

    好半晌,他才勉强接受了这个事实,从这里没有通天河的灵气来判断,他就知道,自己被传送到了蛮荒中。

    许久,白小纯心底长叹,这么发呆,实在无聊,于是他斜眼看向那颗大树下的尸体。

    致死的原因,白小纯当时看不出来,此刻也渐渐看出了端倪,这青年的尸体,透出黑色,显然是死在了某种有毒的术法之下,此毒催心,使得这青年心火燃烧,不但枯萎了心脉,更毒发了全身。

    看着看着,白小纯疲惫感又开始浮现,再次昏迷过去,下一次睁开眼时,又过去了七八天,这一次他明显感觉,自己的头可以晃动了,身体也不再是麻木的没有知觉,而是出现了刺痛,仿佛有无数根针正在刺入,这感觉让白小纯很是难熬,可心中却松了口气。

    “还好,能痛了,就说明在慢慢恢复了。”白小纯心底喃喃,眼巴巴的看着四周的鸟兽尸体更多了一些,他觉得自己饿的要晕了,可惜只是头可以晃动,身体其他地方,没有任何力气。

    于是只能咽下一口唾沫,继续发呆后,又看向那具尸体,不由得又研究起来。

    “是个修士,修为大概也就是筑基初期……不是与我一样从地宫传送出来的,而是此地的魂修,看其样子,似乎是逃命?”白小纯也没在意,他琢磨着自己在这里估计大半个月了,也没见到其他人,想来也不会有人再来了,就算是真来了,他也没办法……

    就这样,时间流逝中,白小纯对于这尸体的观察,也很是频繁,他几乎是眼睁睁的看着那尸体腐烂,得出了很多的结论。

    “不像是散修,应该是某个家族的族人……”

    “记得他死前的样子,很是憔悴,更有不甘心,应该是有什么没有完成的心愿……”

    “年纪不大,很年轻,样子还算俊朗,比我差一点。”白小纯时不时低语,他实在是没其他事做了,只能慢慢休养中,难熬中不断地观察那具尸体。

    直至看无可看,白小纯再次昏睡,终于,在两个月后的这一天,当白小纯再次睁开双眼时,他激动的发现,自己的身体可以动弹了,他第一件事情,就是挣扎的爬起,扑向不远处的一头被永夜伞的威压,震死不久的一头野兽而去。

    直接一口就撕咬起来。

    两个月,他已经饿的眼睛都绿了,尤其是身体需要恢复,他觉得自己都快要空了,这一顿饭,他几乎将这四周能吃的全部都吃了,就连那些巴掌大小的飞鸟,也都不放过,拔了毛就啃。

    越吃,他的身体就越是温暖起来,甚至力气也都慢慢的大了,到了最后,当白小纯将这四周的一切能吃的都吃光时,他摸着自己的肚子,觉得自己这才真的活了过来。

    “我又回来了!!”白小纯激动的大吼一声,振奋中带着劫后余生的侥幸,回想在葬宫的一幕幕,白小纯觉得自己这一次是真的大半只脚,踏到了鬼门关内。

    感慨时,白小纯看向那具尸体。

    “这位兄弟,这两个月,多谢你陪伴,我们能在这里相遇,也算你我的缘分,有机会,我会帮你报仇的。”白小纯轻声低语,走了过去,捡起了这尸体边上的储物袋。

    与此同时,在白小纯所在的丛林外,有一处秃山,此刻在此山上,有一处山洞,山洞里盘膝坐着一人,正在打坐。

    他的前方,有七八具尸体,这些尸体看起来修为都是筑基的样子,一个个皮包骨,似生前被人吸走了血肉。

    片刻后,这打坐之人猛的睁开双眼,目中却没有精芒,而是黯淡很多,似乎有伤势在身,他看都不看满地的尸体,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空空的眉心,咬牙切齿。

    “白小纯,你虽死了,可你给我周一星带来的羞辱,我有朝一日,必定千倍万倍的回报到你的亲人朋友身上!”

    此人……正是周一星。

    -----

    大年初一,祝大家新年快乐,高高兴兴,红包抢到爽~~~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一念永恒》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一念永恒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错误/举报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