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点小说网 一念永恒 正文 第280章 老祖,不要再战了

正文 第280章 老祖,不要再战了

目录:一念永恒| 作者:耳| 类别:武侠仙侠

    “就凭我是中峰血子!”

    在这两大宗门即将开战,甚至已近乎短兵相接的刹那,白小纯的声音,传遍四方,尽管声音不是特别的洪亮,可配合白小纯语气的森然,还有这一刻他体内散出的滔天的血气,使得他的话语,具备了一种难以形容的力量!

    白小纯不是刻意阴沉,而是在戴上夜葬面具的一瞬,他自然而然的,如同回到了血溪宗,那种森森冷意,那种惊天动地的煞气,使得整个世界,似乎都静了一下。

    更重要的是,这话语内的含义,出乎所有人的意料,让这一刻交战的双方宗门,全部心神轰鸣,全部脑海震动,如有滔天大浪,轰隆隆的横扫自身的整个天地。

    远远一看,灵溪宗与血溪宗,如同比喻中两团巨大的雾气,那么灵溪宗的白色雾气与血溪宗的血色雾气,彼此已经有一部分,纠缠在了一起,可如今……这两团雾气全部静止了,所有人的目光,在这一瞬,齐齐看向……处于这两大宗门之间,被灵溪宗欲保护,被血溪宗欲灭杀的……白小纯的身上!

    尤其是此刻距离白小纯最近的贾烈,更是睁大了眼,整个人脑海内如有天雷滚滚,身体猛地一颤,就连吸气似都不会了,完全懵了,脑袋轰轰的,心神内都是白出的话语,以及……这一刻出现在他的面前的,戴上了面具的……中峰血子夜葬!

    “你……夜葬……”贾烈身体抖,自从血子试炼后,他对于夜葬的恐惧,已经是到了匪夷所思的程度,此刻整个人彻底的呆住了。

    白小纯身上散出的血气与煞气,使得他根本就不需要去验证,就立刻感受到了对方……的的确确,就是……中峰血子夜葬!

    不但是他这里此刻骇然失声,他身边的神算子,原本兴致勃勃一脸振奋,要击杀白小纯来让自己成名,可在这一瞬,在看到白小纯戴上面具,化身成为他心中如噩梦般的存在夜葬后,神算子出了一声尖叫。

    “夜……夜葬……不可能!!”

    不仅仅是他们二人,所有从血溪宗方向冲来,之前带着狞笑,带着杀机的那些血溪宗的弟子,此刻全部都倒吸口气,全部睁大了眼,全部都是仿佛被一棍子敲在了头上,彻底骇然。

    “你你你……”

    “这……这怎么可能!!”

    “天啊,瘟魔夜葬……白小纯……”

    “他们居然是一个人!!”

    许小山差点咬下了自己的舌头,他这一辈子,也没见过如今天这样匪夷所思,眼前这一幕,比整个尸峰都致幻,似乎还要不可思议,甚至他下意识的都有种错觉,以为再次致幻了,此刻呆呆的望着白小纯,许小山彻底傻眼。

    还有宋缺,之前还是杀意盈天,可这一瞬,在这强行的逆转下,他的思绪似乎都有些跟不上了,站在那里,目瞪口呆,身体抖,眼睛内露出的,是他如今这小半辈子,也不曾出现过的呆滞。

    他更是难以接受这一幕画面,对他而言,夜葬是自己的仇人,而白小纯更是仇人,此刻这二人,居然是一个人……

    整个战场,瞬间寂静,甚至半空中相互斗法的两宗老祖,也都一个个忘记了出手,彼此瞬间目光凝聚在白小纯身上。

    宋家老祖神色讶然中有着复杂,无极子目中带着吃惊与疑问,灵溪宗一代老祖以及铁木真人,都一脸不可思议,感觉荒谬非常。

    那些传承弟子与血擘,也无法避免的陷入呆滞中,而那与白小纯有约定的三大血子,此刻在半空中,只觉得雷霆在脑海里不断地爆开,似乎不会有消失的时候。

    “夜葬……白小纯?”少泽峰血子喃喃,觉得整个天地似乎都反了过来。

    这一幕,不但轰动了血溪宗,在白小纯戴上面具,化身夜葬的一瞬,他身后的灵溪宗众人,也都一个个全部耳边天雷阵阵,吸气之声在这落陈山脉,也都起伏不断,引来无数哗然与失声的惊呼。

    那一声声惊呼,带着无法置信,带着不可思议,带着匪夷所思!

    上官天佑原本还在冷笑,准备看着白小纯去送死,可这一瞬,他整个人的眼珠子都快掉了下来,呼吸似乎都停止了,脑海一片空白。

    鬼牙,公孙云,北寒烈,灵溪宗的这些天骄,全部都是如此,每个人都被这一幕深深的轰动,尤其是周心琪,更是眼睛瞪的老大,似乎整个世界在这一刻,都荒诞起来。

    她更是想到了白小纯曾经对侯的话语里,曾说起过,他白小纯在的地方,夜葬不敢出现。

    “这……这……”周心琪觉得这个世界都乱了。

    而侯小妹,更是在不远处愣了许久,她的小脑袋里,此刻无法将心目中最伟大的白小纯,与心目中最恐怖的夜葬,重叠成一个人。

    别说是她了,就连侯云飞,张大胖,黑三胖等人,任何一个,此刻都完全懵了。

    李青候更是……仿佛不认识白小纯一样,呆愣愣的看着他。

    在这些人震撼时,白小纯望着前方血溪宗众人,袖子一甩,声音沙哑,可却带着无尽冰寒。

    “看见本血子,还不拜见!”他话语一出,体内的不死长生功,骤然运转,一股独属于血子才具备的气势,轰轰爆的同时,更是对整个中峰所有修士,产生了一股无法逆转的绝对碾压!

    这种在气势上的碾压,立刻就形成了强烈的威严,在这战场上爆滔天。

    贾烈一个哆嗦,第一个跪拜下来,神算子是第二个,很快的,这些方才还在疯狂的血溪宗中峰弟子,在灵溪宗众人的懵下,齐齐跪拜,就算是宋缺,在白小纯身上的血子威压下,也都不得不跪拜下来。

    “拜见中峰血子!”

    声音越来越多,很快的,就连后方的那些中峰修士,也都颤抖中跪拜。

    放眼看去,跪拜者成群,占据了整个血溪宗近乎两成的势力,这些人,都是来自……中峰!

    只是……有一个人,白小纯没有压制,她也没有选择跪拜,而是站在白小纯前方十丈外,身体颤抖,目中带着不敢相信,带着让白小纯似乎不敢去看的复杂与悲伤。

    她,是中峰大长老,宋君婉。

    她的反应,与别人有一样的地方,可更多的,却是悲伤,夜葬失踪后,她好久没有休息好,甚至动自身的一切资源,去寻找夜葬,甚至还去哀求宋家老祖,直至在战争爆前,甚至在方才坐在大剑上时,她还在惦记夜葬的失踪,心里始终惆怅。

    她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自己居然在战场上,在这一瞬,在这样的环境下,看到了夜葬。

    宋君婉望着眼前的夜葬,在这四周的寂静里,苦涩的开口,声音凄伤,回荡四方,让人心痛。

    “你……到底是夜葬,还是白小纯,你……究竟是谁!!”宋君婉颤抖,目中红,说道最后,她似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向着白小纯大喊。

    白小纯沉默,对于宋君婉,他自己也复杂,看着对方眼角的湿润与红,白小纯目光看向远处,轻声开口。

    “两者……都是!”

    宋君婉哭了,眼泪顺着她的眼角流下,一滴一滴……落在了地面上。

    “两者都是……原来一切都是假的……”她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傻子,脑海里浮现与夜葬接触的一幕幕,越是回忆,她的心就越是刺痛,到了最后,整个人如同一个软弱无助的孩子,颤抖中,泪落如雨下。

    白小纯咬牙,抬头看着天空上的两宗老祖,高声开口。

    “我是灵溪宗准传承白小纯,我同样也是血溪宗中峰血子夜葬,老祖,不要再战了,战争不是解决问题的唯一方法!”

    “你们不是需要一个彼此信任的契机么,我……可不可以成为这个契机!!”白小纯焦急的开口,声音传遍半个战场,让所有听到的修士,再次沉默下来。

    在这整个战场的沉默中,半空上的宋家老祖,迟疑了一下,夜葬居然是白小纯这件事情,他一时也无法接受,可他确定一点,不管夜葬是谁,他都是中峰血子,修行的是中峰术法,且就算没有这些事情,血溪宗虽在意血子夜葬,但这种关乎一个宗门存亡的事情上,他们不会允许一个血子来干扰。

    此刻宋家老祖正要开口,可一旁的旱炎真人,比他还快一步,此刻冷笑之声,骤然回荡。

    “血子夜葬,被灵溪宗挟持,灵溪宗卑鄙无耻,敢挟持我宗血子,今日老夫定灭你宗门,灭你传承,灭你满门!!来人,快把血子保护,带回血雾内!”旱炎真人眼中寒芒乍现,森森开口时,大袖一甩,战争……再次爆!(未完待续。)8

    </br>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一念永恒》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一念永恒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错误/举报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