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点小说网 危险啊孩子 正文 二六六、王火炬酗酒升官

正文 二六六、王火炬酗酒升官

目录:危险啊孩子| 作者:肖远征| 类别:网游动漫

    深z市民银行1998年度的经营工作会议如期在总行召开,各支行中层以上干部参加大会。为了节约成本,这次会议没有租用市里的会场,大会在总行的多功能大会议厅进行,分组讨论则安排到附近的支行进行。第一天是大会,市民银行董事长申一枫,行长黄鹿和深z市副市长吴斯斯分别在大会上作主旨讲话。

    其时,亚洲金融风暴刚刚刮过,风暴的后遗症正在逐步显现。在这场金融风暴中,政府和人民,为了东南亚诸国人民的福祉,坚持人民币不贬值的政策,以支持东南亚各国度过难关。但是这样一来,外国购买中国商品的成本增大,作为外向型经济为主体牵动经济火车头运行的深z就碰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尤其是工商企业的出口形势不容乐观。

    行长黄鹿是深z“两会”代表,经常定期参加市政协的经济组会议,对全市经济形势了然于胸。他在总行经营工作会议上说:“我们的老祖宗马k思曾经说过,经济决定金融,金融反作用于经济。现在,亚洲金融风暴影响了我市经济的正常运行。不可否定,今年我们会碰到经营上前所未有的困难。但是有困难的不仅仅是我们,企业界的朋友首当其冲。由于他们不好,将导致我们更加不好。我这个论点,你们可以从‘两会’代表凝重的脸上找到答案。我们今天请大家来,就是要集思广益,寻找突出重围的办法。讲到突出重围。我不得不说多两句。当年主席和他的战友们经过二十八年的奋斗,用小米加步枪。打出了一个新中国。他们值得自豪吗?确实值得自豪!他们可以引以为骄傲吗?确实有骄傲的资本。我们知道,他们在井冈山进行了五次悲壮的反围剿战役。有成功的,也有失败的。我参观过井冈山,它虽然作为罗霄山脉的一部分,也不见得那里就有什么天堑可以固守,可以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任凭蒋介石的几十万大军都攻不下它来。而是当年的革命老前辈审时度势,全面调动了周边各种有利于我的因素,积小胜为大胜。化大败为小败,最终实现不败,保全了革命火种,走上了长征之路。我们全行同志要明确认识到:我们现在的困难,与当年在井冈山遇到的困难来比,是微不足道的。如果全行同志都能把市民银行当成自己的家,把解决市民银行的困难当成自己生存的需要去解决它,那么,今年市民银行的春天就是美好的。明天也会更美好!因此,我要倡议:全行都要学习井冈山精神,学习老革命的长征精神。要以坚持不懈的努力,百折不回的意志。敢于开拓的勇气,去开创市民银行的新天地!”

    黄鹿的讲话,博得了与会人员热烈的掌声。

    接下来的分组会议开了一天。王显耀参加行长组,陈作业、谭飞燕参加会计组。夏天参加计划信贷组,许爱群参加党群组。各业务组根据自身工作的特点。提出了不少亟待解决的问题。

    第二天下午的下半节,与会人员集中回到总行多功能会议大厅,听取董事长申一枫的总结发言。与上次大水坑会议不同的是:申一枫在这次会议上,务实了很多,知道有些事只唱高调并不见得能把戏演好,把歌唱好。他在会上明确提出:“存款要不要给存款奖?给多少?怎么给?都要明朗化,有可操作性。”可见他也是做了反思的。

    会议的另一个亮点是:起初与古丁力搭档的常务副行长罗艺另谋高就,离开了市民银行。与他打过交道的部下们,回忆起他那不温不火、带上一副近视眼镜的温文尔雅的笑脸,对他的离去多少有点遗憾。可以聊作**的是:他力主编辑出版的书,也就是由他亲自当主编的《银行防范与化解金融风险案例新编》已经正式出版发行,请了市的领导同志作序。书中收录了湖贝支行的四个案例。

    这本书除了给市民银行一些核心骨干学习外,还在各专业银行间引起了轰动。

    也就是这次经营工作会议前,身为工商银行一家支行行长的姚中平打电话给夏天说:“我拜读了你们总行出的书,很好!读后很受教育。我告诉你啊:以后你们行还有这种书出版,你要在第一时间给我弄一本,让我好学习提高。你不要把我追求进步的迫切愿望,不当一回事啊?哈哈哈……”

    夏天知道,姚中平是对书中所描述的贷款的教训较上了劲,开玩笑地认为:“这样做贷款都有的?”但是书中的案例都是真实的,也是发人深省的。在这方面,罗艺同志站在法理的高度,组织相关专家总结经验教训,启迪后人,是做了一件好事的。——这是后话。

    话说总行经营工作会议小结完后,总行在红荔路振兴酒楼订了几桌酒席,请与会人员吃过晚饭再回去。当然啰,很多人把吃上这样一顿饭当成一次交际的好机会。你看,宝安路支行的计划信贷科长王火炬就把宝押在这顿饭局上。他进得酒楼的大门,并不急于落座,而是在不断的看着每一张台子的动静。当看到总行人事教育部总经理许光来到夏天旁边的那张台子上找位置坐下后,他立即轻移虎步,在靠近许光的位置上挤下,开始与许光攀谈起来。而湖贝支行的与会者则在靠近许光旁边的另一桌围坐在一起。王显耀与许光是同一地方人,交情不错,两人不时勾过头来攀谈两句。

    不一会儿,整个振兴酒楼都坐满了市民银行的业务骨干,晚宴也就开始了。本来,这种例行公事式的晚饭也不会有什么奇特之处,没有必要特费笔墨加以张扬。奈何宝安路支行的王火炬也像夏天一样,几经周折。经支行长提名为后备干部,这王火炬便利用这顿饭局与许光干起酒来。

    社会上流行着一句话。叫做“酒后误事”,也有一说:“酒后吐真言”。在一个单位,通常呆在人事、监察岗位上的人,对酒应该是比较排斥的,或者把握的分寸感比较好,否则,他也不可能在这种岗位上干下去。许光虽说是北方人,也有酒量,但他平时不拘言笑,让人感觉他是严肃有余、活泼不足的那种大男人。而王火炬则吸取前几次调往总行受阻的教训。知不可为而为,认为搞搞关系还是要的,也顾不得许光脸上言笑不言笑了。只见王火炬异常活跃地组织全桌干了一杯啤酒,坐下后,挟了一点菜送到自己的嘴里吃完后,看到服务员已经把大家的酒杯重新满上,于是,他对许光说:“许总,我和您从来没有单独喝过酒。你是领导,我单独敬您一杯。”

    许光礼貌性地应承着,但是不想喝,说:“不急。慢慢来。”

    王火炬则缠着许光说:“来,能跟许总一起喝酒是我的荣幸,你半杯。我一杯,干了!”

    于是。两人干了这种不平等的酒。

    王火炬干完后,并没有吃菜。而是利用服务员倒酒的缝隙,两手往自己的啤酒肚摸去,松开了两个皮带眼,大至有两寸的长度,以便尽快让肚子里的啤酒来个“全流通”,挤到下肚尽快排解出去,让上肚空出位子,好再干杯。当这些功夫做完后,王火炬觉得自己还有把握再干一阵子。于是,又力邀许光再干一杯,许光说:“不用了,你喝。我不用了!”

    王火炬站起来,哀求他说:“许总,你也要给小弟面子!这样吧,我喝三杯,你喝一杯,总可以吧?”

    许光说:“你喝吧!”

    这王火炬也算是酒中君子,人间丈夫,虽然没有在许光面前讨得什么便宜,但事到如今,这酒还是要喝下去的。只见他端起酒杯,往口中一倒,旁人只听得几声“咕噜、咕噜”的响声从他嘴里响起,三杯酒又下了肚。

    人们看此时的王火炬,在本来不是十分高大的身材上,那挺着的肚子活像一个变异的大西瓜挂在他身上。一条皮带,硬生生的挂在大腿上方股骨与大腿的接合处,与西瓜般的肚子毫无关系。他这皮带就像古装戏里那九品、七品芝麻官官服上的腰带般,已经完全不起作用,而外裤的拉链也已经拉到了最开处。

    许光看了一眼又干下三杯酒的王火炬,并从上往下浏览了他的尊容,没有再喝自己那杯酒,反而在脸上和眼神里表现出有点鄙夷的样子,表明他对王火炬这样喝酒的反感。而王火炬坐下后,又用两手摸着他身上的皮带,再放松了两格,才感到稍为舒服一点。

    夏天与王火炬已经认识了两年,他坐在王火炬旁边那张桌,自然对王火炬的活动看得清楚。当他看到王火炬因为拼酒骤然增大的啤酒肚和许光那不屑一顾、而且多少带点鄙夷的神色时,夏天在心里说:“王火炬图什么,做人要做成这样?”

    纵观王火炬与市民银行人事教育部总经理许光喝酒的情景,用一句古语来形容,可谓是:“有客方沽酒,无僧不点茶。”

    唉,不就是仕途吗!何必把自己折腾成这样。当时,有一位颇有点文墨的在场人诙谐地吟道:

    酒啊!酒啊!酒!我的挚爱我的好友!

    酒啊!酒啊!酒!我要携您官场起舞。

    喝啊!喝啊!喝!只因官字两口难书!

    醉啊!醉啊!醉!醉了等于自讨罪受!

    肚啊!肚啊!肚!拉链已经放至尽处,奈何此般心急情苦。

    脸红!耳热!眼赤——我已脸面尽失,尊严全无!

    啤酒!啤酒!啤酒!是你害得我肚子圆溜。

    看吧!看吧!看吧!

    有朝一日,我要与你割袍断义,从此不再糊涂!

    朋友们:这酒啊!从古到今,经过历史的传承与演化,变换了几次名称,诸如:一个字叫酒,两个字叫杜康,三个字叫杯中物。等等。然而,体现在它身上的优点和缺点及其作用却一点也没有改变。先说它的缺点吧:古人说的“烂肠之物、淫盗之媒”没有变。最近又有人给酒添了新的罪过,说它“喝坏了风气。喝坏了胃,喝得老婆背靠背”。唉,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啊!但是,好在还有智者在力挺着酒的好处。例如:人们传说的“李白斗酒诗百篇”的故事,就把诗仙李白借酒挖掘其聪明才智潜能的妙处阐发到了极致;曾经有人考证说,与李白同时代的诗圣杜甫是坐在行驶于长江上的小船里吃牛肉干而中毒身亡的。人们可以想象,同样是诗人,难道杜老先生在江中泛舟吃着牛肉干的时候。就没有喝酒?要我说来,他或许就是因为喝醉了酒,然后被江风一吹着凉染病而亡也未可知。对!诗圣就是因为这样被酒害死了——但是,这点或许被人有意掩盖,以免对酒的销量产生负面影响,进而影响酒乡人民的生活。

    就小的心境而言,也是对酒多有褒扬的。譬如,酒帮助人们壮胆和装糊涂的天性,在本书中曾多有体现。在本书第四十八章的情节里。梅林金融服务社的信贷经理柯少基和他的新头儿张鱼借口喝多了、喝高了而争吵起来,借着酒劲双方尽说过头话。几天后,柯少基便凭借这个梯子往下爬,来了个软着陆——离开了梅林金融服务社这个潜在的是非之地。这。还不是酒的妙处?

    看官!小的是一个诚实的人,常常想:“酿酒术的发明是数千年中华文明的成果之一。我们的祖先之所以要变着法子将一粒粒的稻谷、高粱、玉米转化为既温柔又刚烈的米酒,总是有老祖宗当初的想法和道理的。”小的经过一番搜肠刮肚之后。一个不温不火、不正不反、恰到好处地佐证酒之功效的现代掌故便活生生地呈现在眼前:

    那是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广东各地大办五小工业:小水电、小钢铁、小煤窑、小水泥、小氮肥。人们看那当时架势。每个县大有划地为牢、万事不求人之意。

    当时,小的家乡所在县有一位名字叫董一良的老县长。是参加过解放战争期间著名的四平战役、解放锦州战役的四野老战士。随着年岁的增大,老县长在体力上逐渐不太适应基层经常奔波的工作与生活。为此,组织上决定将这位老革命上调到环境相对较好的刚刚成立的地区环保局当局长。而老县长是个闲不住的人,尤其是忘不了曾经工作了二十多年的、可以说是第二故乡的山山水水和人民群众。这不,到地区环保局任职不满一年,就到县里检查了三次工作。

    近几天,又风传老县长要来县里检查环保工作,这可急坏了五小企业当家人。

    而老县长偏偏又是一根筋的主儿。这回,他来到县里的第一天,到了县造纸厂检查,眼看着造纸厂将很多用过的烧碱等污水排到水沟并流入河里,便二话不说,开出了一张五万元的环保罚单。

    在当时,不要说五万元对一家地方小厂是天文数字,就以当年的县财政来说,也是一个不小的负担。消息一传开,这些面临环保检查的工厂的厂长们便像热锅上的蚂蚁般急得团团转,在想着对应的招儿。

    第二天,老县长到了县氮肥厂检查工作,厂长们很热情地把他们迎进会议室。一番寒暄之后,来了个车轮战,说是要全面汇报工厂的学习、生产、生活情况和远景规划,要请德高望重的老县长点拨点拨。于是,工厂支部书记高谈阔论厂里政治思想建设,工厂工会主席则喋喋不休地汇报活跃、改善工人生活,建设职工之家的情况。这两人谈下来,已经到了十二点钟的光景。

    恰恰在这时,工厂工会副主席兼总务股长来到会议室,说是邀请老县长到饭堂看望工人并指导工作。

    这位老县长从人民军队走来并为官一生,自然知道与人民群众和工人兄弟打成一片的好处。于是,他准其所请,站起身来到饭堂看望工人兄弟。然后,被厂长们拉进贵宾饭堂吃起午饭来。

    却说本县是一个盛产小窖米酒的地方,刚刚被有关部门考古认定在宋朝便有了酒业规模化生产。大家热情邀请老县长品鉴有着悠久历史的老窖米酒。

    也是兴之所至,一切皆然,一个小时下来,老县长虽然来自北方会喝点酒,奈何双拳不敌四掌,被氮肥厂这帮小子灌得有点找不到北了。

    这时,厂长的工作汇报便在酒桌上开始了。这位厂长在大谈工人的积极性后,对环保工作自曝其短。并在自我批评一番后,面露难色地谈了在环保工作中“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难处。

    这时,只听老县长借着酒兴,不高兴地说:“有困难,为什么不来找我?难道我不能解决吗?”

    厂长赶忙说:“不是!不敢给老县长添麻烦……”

    厂长的话还没有说完,老县长十分痛快地抢白说:“拿张纸来!我马上给你们拨五万元环保经费。”

    不一会儿,这位老县长在厂长毕恭毕敬递上来的白纸上写道:“同意拨款五万元用于该县氮肥厂环保改造。——董一良,即日。”

    就这样,老县长以酒桌上批示拨款五万元结束了对氮肥厂的环保检查。

    局长回到环保局后,在部下们的委婉提示中,觉得这个批示有点冤,多半是因为小窖米酒惹的祸。

    “钱是不能给氮肥厂了,但是,我的批示也不能不算数。怎么办呢?”董局长眉头一皱,计上心来,迅即叫部下开出一张正儿八经的罚单,内云:“某县氮肥厂:鉴于你厂环保工作未达标,为促使你厂重视环保工作并尽快达标,我局决定,对你厂罚款五万元。”

    却说不知就里的县氮肥厂厂长拿着老县长喝酒时写的批条兴冲冲地来到地区环保局,满心要把五万元进帐了事。他首先到了局长办公室,老县长很热情地倒茶寒暄,压根儿不提罚款的事。临别时,还叮嘱厂方抓紧把手续办了。

    厂长依旧兴冲冲来到办事部门。然而,呆了半天,老县长的批条被收回的同时,却换来一张罚款通知书,说是两清了。

    这位厂长在惊愕之余,无奈的笑容便尴尬地挂在了自己的老脸上。

    这事在县里传开后,人们无不佩服董一良老县长那酒中真君子的能耐,甚至还有点爱屋及乌地、颇有点浪漫色彩的欣赏起他的人品来。当然,县氮肥厂也没有什么损失,算是达至了双赢的结局。

    话说回来,反观王火炬却因为这次让自己肚子不恰当的满载,却得到了实实在在的好处,酒的妙处再一次显现。

    两个月后,王火炬终于离开了他那做了不少贷款,目前也处于呆帐过程中的宝安路支行,从此脱离了日日魂牵梦挂而又提心吊胆的清收工作,当上了另一个支行——福田支行的行长助理。虽然还是搞清收旧贷款本息的工作,但那是别人做的贷款,收得回来与收不回来,尽可以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他很庆幸自己从此开始了新生活。

    写到这里,小的想:在困难的境遇中,官场上有权势会钻营的人依然可以吃得脑满肠肥,而老实人就得挨饿受冻。这就如同南朝.梁时期的《雀劳利歌辞》唱的那样:

    雨雪霏霏雀劳利,长嘴饱满短嘴饥。(未完待续。。)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危险啊孩子》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危险啊孩子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错误/举报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