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点小说网 危险啊孩子 二三四、周凯歌的赌徒心态

二三四、周凯歌的赌徒心态

目录:危险啊孩子| 作者:肖远征| 类别:网游动漫

    一九九七年十月六日,夏天和陈作业、任尔为、郝文婷到中级人民法院参加借款人安延公司和岸尾经济发展公司作为抵押人的3700万元抵押贷款案的调解工作。由于这是涉及到一家银行、两个企业、四个方面的案件调解案件,各方在庭外做了大量的工作,而在法院的调解则显得相对比较轻松。

    所谓庭外做的工作,具体说来就是:国太律师事务所对岸尾公司贷款的担保方——深圳金凯歌发展有限公司做了一定的工作,要求它对所担保的岸尾公司5900万元债务的连带责任不持异议。

    当时,陈大伟律师对该公司法人代表周凯歌说:“反正就这样了,真要你还你也还不了。何况,他们自己还有物业,不会动到你;退一步讲,就是动到你,你也不可能拿出什么像样的东西了。不如接受我们的条件,待我们清收回来收到奖金后,给你分五十万元。你看怎样?”

    说到后来,周凯歌还是不松口,陈大伟挑明了说:“就你那几张办公桌,一个牛角印,能值五十万吗?”

    “说来也是。”周凯歌在心里暗想。

    但是,他是个雁过拔毛的人物,而且,颇有“不见兔子不撒鹰”的酸劲,就是不松口,害得陈大伟一再许以经济利益。

    当然,陈大伟也不可能先拿出钱来给周凯歌,眼睛还是盯在《投标责任书》规定的10%的奖金上,最后许诺拿出100万元给周凯歌。但是,这给钱的过程是要收到奖金的时候才能进行,因为到了那时才有钱给呀!

    周凯歌在盘算着这100万元奖金的由头,真有点像民间流行的一句口头禅所讲的:“鹿都还在山上跑,没有打死。鹿汤已经喝了一碗了”的感觉。

    周凯歌在心里说:“会不会到时把我甩掉啊?”

    但他转念一想:“自己的公司也蹦达不了几天了,振奋大厦的股权已经被法院查封,公司就剩一个空壳,不要白不要。”

    于是,周凯歌犹抱琵琶半遮脸地对陈大伟说:“好吧,看在老乡的份上,我就收了你这张空头支票。不过,老乡归老乡,你对我的承诺到时还是要兑现的。”

    陈大伟说:“那是一定。我们从东三省大老远跑到这里来干什么来了?就是和气生财。我是一言九鼎的人,绝不食言。”

    周凯歌说:“要不要立个字据?”

    陈大伟说:“这就不用了吧!你别说。昨天有一个易经大师跟我聊天后送我一本看相的书,并对我说,在我的五官中,长得最好的是眼睛和嘴唇。我问他说:‘大师,眼睛长得好的作用我听说过。就是能认识人,判断事情准。成功的把握大。而这嘴唇。有什么妙处啊?’他说:‘你不要去管嘴唇的妙处这种理学上最高境界的理论问题。我就说说你个人的嘴唇,你看,长宽合乎比例,厚薄恰到好处。见凡男人,嘴唇要厚实多肉。这样,按照你们生意人的**来说。他讲话的成本高——费劲,讲起话来自然就少了。只有这样,讲出的话才算话,一句顶十句。这也是生财之相。先生没有听说沉默是金的成语吗?’我一想有道理,我就是这种说话算话的人。老周啊,你不太相信我的话,还是要听大师一回吧。”

    而周凯歌则不信此道,况且他的嘴唇也是不厚,达不到易经大师说的标准,但他还是发了财。他怏怏地说:“你没有听说过:地理先生嘴呃沙,风水先生大嘴巴,瞎子算命心里明,断准阴阳叫他爸。——他们就是一派胡言!”

    两人随即哈哈大笑起来。

    笑声过后,陈大伟颇为认真地对周凯歌说道:“周总,你还别不信。前几天,有位广东本地的朋友来到我这办公室,谈到相命之道,那是有声有色、神乎其神的,我算服了他了!”

    周凯歌回应道:“啊?那说来听听。”

    陈大伟侃道:“他告诉我,自然界的动物,只要你有心深入了解,都能从它们的面相、行为中窥探出一些它们本身宿命的东西,只是我们对其中的奥秘知道得太少了!他说,一个对牲畜家禽有心得的人,看了小狗的舌头干不干净,就知道这条狗日后会不会咬人;看了乳猪的嘴和头相,就能判断出这头猪每月能长多少斤肉;看了猫的尾巴长短就知道它会不会多管闲事把蛇抓回家,看了它的面相,听了它叫的声音,就知道它杀不杀鼠,甚至有没有巧杀的本领。据说,有一只猫声音凄厉异常,老鼠一听其声音,便如临大敌,纷纷躲在一条下水沟里不敢出来,而这只猫就在下水沟旁不离不弃、不吃不喝地蹲守了几天。几天后,这些老鼠竟然集中死在那里把下水道堵死了。……”

    “有那么神奇?”周凯歌问道。

    “对!”陈大伟继续侃他的大山:“他还有一件令人称奇的事告诉我:有一回,一个路人看了他所饲养的一群鸭,指点着领头那只说:‘这只鸭日后会上吊自杀。’他就是不信:鸭怎么会上吊自杀呢?待两个多月后,这群鸭已经长得羽翼丰满,经常自己成群结队到稻田里觅食。有一天,这只领头鸭果然将嘴巴插在田埂上的石缝里,两脚悬空,被活活吊死了。”

    “这怎么说?”周凯歌听出新奇,急忙问道。

    陈大伟笑着继续说:“坏就坏在这只鸭子大勤力,颈项比同类的长多了,眼晴也出奇的灵光,看到一米多高的石坎上有一条小虫,它一个跳跃飞身而起就要啄在嘴里,怎奈嘴上用力过猛,长长的嘴巴插进石缝里当了插梢。而这时,它那长长的颈项竟成了致命缺点,全身吊起来后,任凭它使尽浑身力气也是枉然,越折腾死得越快,就这样应了别人的预言。”

    “啊!”周凯歌终于折服:“看来不信还不行啊!”

    他俩就这样,在一番谈天说地之后,算是达成了默契。

    另一方面,银行则积极和法院协调,在岸尾经济发展公司案中增加安延公司为被告,并由安延公司确认在岸尾公司无法还款时,以安延汽车城的部分物业抵还贷款本息。这样,岸尾公司的肠子算是比较顺了。

    安延公司写给法院的承诺如下:

    深圳中级人民法院:

    深圳宝安岸尾经济发展公司欠市民银行湖贝支行贷款本金7500万元,欠息2527万元人民币。情因此款实际投入安延汽车城的开发建设,如果在银行限期的十月十五日前不能偿还第一笔款项,我公司承诺交出“安延汽车城”的部分物业作为抵押偿还物由银行处理还债。

    此致

    深圳安延汽车城有限公司

    一九九七年九月二十日

    这样,岸尾经济发展公司就好像没有了后顾之忧,在法庭调解起来的气氛将会比较轻松、愉快。

    夏天他们来到法院,看到作为被告的两个单位的代表已经到庭。其中,安延公司派出了律师肖明作为委托人;岸尾公司的法人代表已经不是刘森林了,已经改为林村木担任。但是,仍然委托刘森林作为委托人之一参加调解,另外,委托新班子的另一位成员李华出庭。

    在调解室里,上述原告、被告都是惺惺相惜、互谅互让,有的采取并案的方式,有的则以单笔调解的方式,很快的、自愿的达成了调解协议。包括法院在内的各方都希望事情得到圆满的解决。

    大家签字之后,调解随即达成。

    这事好像做得特别顺利,只剩下一道工序就可生效:轮到法院在后台制作法律文书,并送达各方签收。(未完待续。。)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危险啊孩子》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危险啊孩子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错误/举报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